叶子会

Thug Life

叶子会队内cp联文,以后这篇和逃猜每周二两个中更新一个 。第一章由叶子会@叶子会_李仁仁 所写,下一棒交给 @叶子会_辜时 



01

 
凡事都要耐烦去做。 
 
所以仁耐心的敲了第三次厕所门,木色门底部离地三公分,里面飘出白烟的时候他就知道一根烟的时间不会短。 
可里面人不说话,不说话也不能催,仁干脆的紧紧刚松好的皮带,靠着门刷起了住户群。 
 
 
 辜时 
(三秒钟语音) 
“有人金拱门么阿喂。” 
 
三杀仁 回复辜时 
 
还吃(微笑)  不和王昊体重平起平坐你真是不满足 
 
辜时 
怂样jpg.   
 
辜时 
我要的是吃的和自由,谢谢 
 
 
仁扶额笑,看着门缝底下余烟袅袅,想着要不要对门阿透家尿,太鸡巴憋了。 
正转了身,撞上个人,渣皱了眉与仁对视。 
 
“嘿,哥们,这厕所暂时被我马子占用了。隔壁上吧。” 
 
“谁要上厕所。”渣无奈的笑“我是来找瓜。” 
 
仁大惊,呵,合着这俩人在厕所。他走过去去叩门“我还以为是怎么了不回声儿,你俩尬就尬,没事,别抽太多。” 
 
“你就这么纵容了?”渣一摊手,估计不满意被冷落这两下,明显是来找老婆回家的。 
 
“嗨。”仁一搂渣兄的肩,往他家带“那你怎么办?” 
 
没办法。宠着。 
宠着的结果就是这两对完全错过了晚饭时间,那两人窝在厕所的时间绝对不止两人出来讪笑所说的‘两三根’烟的时间。仁是决定纵容了,渣的表情不大好。 
抽烟是渣反复和瓜强调的要适度,瓜是音乐生,或许最近专业课太多,于是平白无端多出用抽烟消解疲惫的理由。但渣刚刚和仁抱怨说,因为瓜忙于专业课的关系,他已经冷落他很久了,这有点让他不高兴,想要分担一些瓜的焦虑,可他这两天总是早出晚归,神龙见尾不见首的。 
 
仁一把把从厕所走进来的花花搂住,低头把下巴埋进花花的锁骨,嘴巴呼的他皮肤沾上大片的湿气,闻着他身上浓烈的烟草味道。想着刚刚火星装点着他没有聚焦的视野,想着他茫然的处于烟雾缭绕当中眯眼和轻笑。 
想象有时候可以穿透那扇门。他们心离的近就可以。 
 
“是不饿了。错了错了,走走,咱们吃金拱门去。”花花呼噜了仁头顶的乱发,把大个扶起来。 
 
然后对着瓜说 
 
“走么,咱们两对一起联个谊?” 
 
瓜实在没有个拉大提琴的气质,咋咋呼呼。 
 
“好阿好阿,咱们去那个上次去的火锅店,吃完蹦迪,第二场!” 
 
“呵,原来你还有时间蹦迪。”渣的声音很冷了,连不在关系中的仁和花花都感觉到的气恼。 
 
瓜马上过去,我爱你呀,你最好了呀好话说了一萝筐。渣也不回话,慢慢引着贴在自己身上的瓜往自己的房间走。 
 
“哇,还是咱俩去吃吧。仁,你刚说想吃啥。” 
 
“金拱……”仁想到什么没说完话,挠了挠后脑勺“刚辜也说去吃,我觉得你不会想去的。” 
 
“呵,他最不要脸,蛇蝎心肠去死吧快。” 
 
仁捏他的手提醒他“真真,怎么说是辜时家的公寓,他算是小房东。” 
 
“哦。那又怎样,他养蛇!明显就是和我过不去么,过不去那还能怎么办。” 
 
花花爆的时候仁总是纵着他,今晚也是一样,就着晚风和花花的嘴炮吃了路边摊。油是油,但对于两人漫长的青春来说,不健康是要有的,一定程度的浪费也要有。 
 
02
 
可芥末就不是。他从不容忍自己的不健康。算是这栋公寓的年龄大点的,他兼职,赚的钱有富裕,经常性的自己买一些笔和限量版胶带作收藏,给一直过得糙的李仁仁等人开辟了很多新视野,和emmm…新的造钱方式。芥末的屋子,李仁仁从不轻易踏足,并不是不喜欢这个温吞温暖的男人,只是因为他的白糖糕和黄金糕。 
不要误会,这两块糕,是两只猫。一只折耳,一只是眼睛深蓝的黑猫,他们十分,嗯……肥美。 
是不是想到些什么网图,瘦高手好看的男人揉捏着猫的样子。那不要想了。芥末入住的时候选择的一楼,因为懒得出门。他揉猫,都是躺着揉,更多时候是让它们窝到自己被子里,蓄暖。白糖糕很喜欢用一晚上的时间从芥末的胸口爬到他脚底,钻来钻去,总之不老实。 
 
他对门的炎黄,是个十足的古风控,墙上挂满了长刀,会器乐。对女人,各种类型的女人都不大感冒的样子,emmm…禁欲。发言总是一击要害,在住户群里不轻易发言,一发言就秒倒一片。和芥末算是搭伙吃饭的,两个单身男人,讨论着那家的椰汁鸡好吃,一点也不觉得违合,都是郑重的当成重点议题来讨论的。 
炎黄平常不大玩乐和开黄腔,这和别的平常那些满口脏话和黄段子的其他住户不同。总之是个正经人。 
 
 
住户群: 
 
 
芥末马卡龙 
我决定买下这支笔了!朋友们 
图片jpg. 
 
三杀仁 
月底钱已光 有钱人 嫉妒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嫉妒。 
 
炎黄的刺客 
啊哈哈哈哈你终于买了,待会去你房间看 
 
芥末马卡龙 
来吧23333
 
 
 
被住户群震了好几下,阿透摸出手机来看,他正忙着论文,焦头烂额,但看见花花和李仁仁的互动就不自觉不放心思在论文上了。 
上个月,他搬上来五楼,住进了双人间。可这并不代表他脱单了,离脱单还有距离。 
伽仑,学校的学弟,长得好看还为人做事很爽快,自觉的被吸引之后,自己主动出击,和这位学弟搞好了关系。一直本持着慢慢来,慢慢攻陷伽仑的阿透却在上个月像被什么突击炮崩的往前激进了一大截。 
他和伽仑同居了。 
这之间的事情很巧妙,是伽仑主动提起和自己合住的,可他并不知道这里的双人间意味着什么,住户们还没怎么碰见,他觉得伽仑迟早会知道,花花和李仁仁还有瓜和渣,到底是什么关系。 
如果。如果被知道了…… 
就显得自己的目的很不单纯。好吧,本来也不单纯。 
 
 
住户群: 
 
一只小透明呀 
@伽仑 社团活动结束没,太晚了我要不要去接你 
 
三杀仁 
啧啧啧 听起来不像去接一下那么简单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目的不单纯的bitch
 
一只小透明呀 
呵,真真一家闭嘴 
 
烂于枯骨 
我还在做卷子,头好疼阿 
 
一只小透明呀 回复烂于枯骨 
揉你,学生可怜,比起你,又去吃的辜时简直了 
 
辜时 
我又怎么了 
 
辜时 
又cue我 
 
伽仑 回复一只小透明呀 
我马上到公寓楼下了 
 
一只小透明呀 
我下去接你!正好买点吃的上来 
 
伽仑 
好阿好阿 
 
 
03
 
瓜和渣在住户群漫长的消失时间里,只做了一件事。 
emmm……也不完全只有这件事。 
渣坐在沙发上绷着脸看着瓜卖了很长时间的萌,算是自己的小补偿吧,他想,还有大补偿吧。 
 
“我再也不蹦迪了。” 
“我以后只看我家的渣,再也不和隔壁的花花尬烟了,嗯,好不好。” 
 
“你只是说的好。下次不是一样。” 
 
瓜凑到渣旁边,在他胳膊上狠狠蹭了两下,头发蹭的蓬起来,大眼睛紧紧抓着渣的,眼神挠渣的心。 
渣有些忍耐不住,左手去沙发缝里扣自己上次藏的草莓味的套,包装的滑涩质感让他的手指有些按捺不住摩擦。他再也绷不住,捧起瓜的脸就亲上去,有小小的惩戒意味,用贝齿磨着那人的舌尖,那人嘴里的烟味也进到自己口腔。 
他觉得,他这时候又是喜欢这项消遣的。 
他妈的,很带劲的味道。瓜的味道。 
接下来,便是在很长的前戏之后做了事儿,渣抱着软了身子的瓜,突然不想说自己的不高兴了,他觉得不说也没什么,他不想让大大咧咧的瓜胡思乱想,胡思乱想留给自己,瓜,就只负责貌美如花好了(笑)。 
 
 
住户群: 
 
烂于枯骨 
还有人么 
 
烂于枯骨 
我居然做卷子做到这个点…… 
 
烂于枯骨 
天…… 
 
芥末马卡龙 
我在 
 
芥末马卡龙 
我在读睡前诗集2333
 
芥末马卡龙 
你那么多作业么,小可怜 
 
 
骨头看着芥末发来的小可怜,重重的叹气,盯着眼前卷子上密密麻麻的字,他几乎要一头栽进去再也不起来了。 
他抬头看看窗户外,两个小时的灯火早已熄灭,一片漆黑包裹着他的眼前,突然是如此的迷惘与孤独。 
要不要睡呢,他打算着,明早还是跑步。 
 
住户群里的几条消息已经躺了好久,他还没有拿起看: 
 
芥末马卡龙 
考大学都这样,加油阿 
 
三杀仁 
度过去就好了 fighting ^ ^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加油。 
 
炎黄的刺客 
结果都是没睡的人 
 
四次渣 
瓜睡了已经 骨头好好学习加油阿 
 
一只小透明呀 
要不要我送点吃的去慰问你阿 
 
一只小透明呀 
不要丧呀,宝贝儿 
 
伽仑 
加油 
 
辜时 
揉你 
 
炎黄的刺客 
你也快去学习 
 
辜时 
这都几点了阿…… 
 
炎黄的刺客 
不学习你会睡么 
 
辜时 
…… 


评论(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