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会

花、死亡与爱情

逼数 自在人心

叶子会_辜时:

花花昨天难得写了篇文,肝到两点多钟,结果被吞了,然后后来我再去tag一看,就看见某人又他娘在那复制粘贴


你每回就是只要复制粘贴全文就可以了,但是对于我们这种辛辛苦苦才写出来一篇文的人来讲,真得很他妈的让人想打人,好歹尊重一下别人的劳动成果吧,我说的谁,大家心里都有数,因为我实在在@找不到他


叶子会_李仁仁:



昨天晚上真真肝到两点  因为有敏感词弄了一上午  我偶尔觉得写些东西还挺费劲  总是反复看  也常会自我质疑  做到完全就是写东西的心态不太可能  一度也以为确实有这样的写手  了解了一下其实是没有的 




实在写出来有些自得的文字  点开评论是会有心跳的  我好奇需要博取关注的  一次又一次需要别人恶意语言包围的你会不会也略带兴奋的点开评论




总之  我真的不愿意施舍给你我那点可怜的注意力  大家总会全部拉黑然后不再关注的  关注  是最虚假和容易消逝的东西  这个tag的人都心知肚明 @貔貅




叶子会_飞行荷兰人:







重温电影《他是龙》让我有了冲动,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完美的剧情,HE,看不看您随心。








我一直想给大家呈现出完美的文章,不管是内容还是布局。在图片和链接之间我还是选择了链接。








https://shimo.im/docs/gvv6c0AByAQlnH6L/ 「花、死亡与爱情」













Thug Life

叶子会队内联文,第四棒

01

辜时
敲你妈,啊啊啊啊啊,今天我高兴,请你们吃饭,吃啥都行,不来是狗

迦仑
???

一只小透明呀
突然请我们吃饭?

辜时
对呀,老子今天超开心

迦仑
你中奖了?

辜时
不是啊,就是我见到我偶像了嘛,我今天不仅要请你们吃饭,我还要给你们减房租

辜时
开心嘛,朋友们

辜时
高兴嘛,朋友们,我是不是特别好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辜时今天怎么了?抽了什么风

辜时
?不是,花花你,淦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吃饭,鸿门宴啊

辜时
不是,没有,我,我只是单纯请你们吃顿饭嘛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我咋那不信呢

辜时
不信?哼,那你就不要来了嘛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去,有吃的不去是傻逼

aka超仁
我家真真真可爱

辜时
?可爱?李仁仁你怕不是对你家真真有超级大的误解

aka超仁
没有!我家真真在我眼里做什么都超可爱!!!

一只小透明呀
情人眼里出西施嘛,辜时你是说不过他俩的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mua.jpg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爱你,仁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打卤馕我告诉你,老子可不可爱关你屁事,一天天就你逼话多,你可闭嘴吧

辜时
怂样.jpg

辜时
怕了怕了,溜了溜了,你们记得来啊,晚上见

一只小透明呀
hhhhh打卤馕活该

辜时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准备出门预订饭店去了

可穿什么衣服让辜时犯了难,在辜时在衣柜里翻了半个小时但依旧没有找到合适的衣服的时候,他决定在订完饭店以后就去商场买衣服

辜时一出家门就差点被冻得又回去“啊,阿嚏”“靠,这也太冷了吧”辜时不禁裹紧了自己身上的羽绒服

02

辜时
你们看看,我大冷天冒着寒风出来给你们订饭店,感动吗,朋友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不敢动

aka超仁
不敢动

一只小透明呀
不敢动

迦仑
不敢动

辜时
怂样.jpg

芥末马卡龙
hhhh我又来了

辜时
欢迎芥末呀

一只小透明呀
你可以走了

辜时
hhhh心疼芥末,芥末你晚上还上班吗

芥末马卡龙
不上啊,怎么了辜时,有什么事情吗

辜时
我晚上请吃饭

三次瓜
吃饭?吃饭这种事情怎么可以不带上美丽的小仙女呢

三次瓜
视频

辜时
带带带,瓜你记得告诉你家渣啊

一只小透明呀
打卤馕这家伙晚上邀请大家吃饭庆祝他见到偶像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芥末我跟你讲啊,打卤馕这家伙不知道抽了什么风,请大家吃饭,根本就是鸿门宴嘛

aka超仁
辜时 你不会是还想让我帮你照顾你的八岐吧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什么!打卤馕你还没放弃你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

辜时
没有,花花你想多了,我要是把八岐给你家仁,你家仁转头就能给我家得八岐炖了然后端给你补身子😒

辜时
好了,我已经订完饭店了,买衣服去了,再见

辜时
这个是饭店的位置,我们,晚上不见不散呦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我也想买衣服

辜时
可是你穷

辜时
嘲笑. jpg

aka超仁
辜时你又欺负我家真真!

03

两天后

“诶呦,真是造孽啊,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死了”

“可不是嘛,现在的小孩子啊,屁大点的事情就寻死,可怜了他父母啊”

“可不是咋的,唉,这么一看,我家孙子淘是淘了点,但至少不会寻死啊”

几位老人聚在1号单元楼门口,看着警察不断进出,讨论着些什么

“听说啊,死的是这栋房子的房主的儿子呢”

“是吗,呵,我说什么来着,那小子一看就不像什么正常人,你看哪家正常人养蛇啊”

“我听说啊,这个房子,是他父母贪污来的呢”

“是吗?怪不得儿子是个短命鬼呢,这不,做的孽,全都落在自己孩子身上了”

“行了行了,这人都死了,你们嘴上也都留点口德吧”

“老杨头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这边的骚动引起了警察的注意,这几位老人被礼貌的请走

警察在检查完现场后也很快离去,其实也没什么好检查的,明晃晃的自杀

无非就是与人发生争吵后,一时想不开,便割腕罢了

第四棒由 @叶子会_辜时所写,第五棒交给 @叶子会_迦仑

Thug Life

叶子会队内联文,第三棒

01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衣服图片jpg1
衣服图片jpg2
衣服图片jpg3
裤子图片jpg1
裤子图片jpg2
真的
敲!好!看!
想买

辜时
你有钱吗?穷鬼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止言又欲jpg

三杀仁
@辜时 不可以欺负我家真真

辜时
呵 情侣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冷笑jpg
@辜时 情侣怎么你了
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有本事你也找一个去

辜时
……

芥末马卡龙
hhh我来了

一只小透明呀
前排围观情侣撒狗粮

一只小透明呀
@芥末马卡龙 你走吧 再见

迦仑
后排围观打卤馕被撒一脸狗粮

芥末马卡龙
@一只小透明呀 hhh你走开

一只小透明呀
@迦仑 抱紧我的迦仑 么么么

迦仑
爱心发射jpg

辜时
目瞪口呆jpg
你俩什么时候?

三杀仁
跪下jpg
保密工作不错啊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狂笑jpg

三次瓜
公寓又少了两条单身狗
庆祝一下
蹦迪吗朋友

一只小透明呀
@辜时 你不知道的时候

一只小透明呀
@四次渣 管好你的瓜 这家伙又想蹦迪

一只小透明呀
搞完事就跑真刺激jpg
溜了溜了jpg

迦仑
溜了溜了jpg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呵 垃圾情侣

三杀仁
呵 垃圾情侣

辜时
呵 垃圾情侣

三次瓜
呵 垃圾情侣

芥末马卡龙
hhh我也来保持队形好了
呵 垃圾情侣

四次渣
呵 垃圾情侣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要保持队形jpg

一只小透明呀
截图jpg
@四次渣 某人说要蹦迪
这次真走了
溜了溜了jpg

阿透默默退出群聊,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真是他娘太刺激了。

02

佛曰:报应不爽。

阿透看着约会时突然冒出来的几个人,心里闪现了这句话。

“真是太巧了,刚好在这儿碰上了,一起聚餐呗!”花花脸上分明挂着不怀好意的笑,而仁则是纵容地搂着他。

巧个鬼,我看是蓄意已久。

“那么巧啊,我们正要去吃火锅呢,一起吧!”迦仑把眼前乌泱泱一帮人当作巧合,邀他们加入火锅的行列。

餐桌上可以说是泾渭分明,情侣们腻腻歪歪,你给我夹几口,我给你喂几口,而以辜时为首的单身狗对此视若无睹,该吃吃该聊聊,聊着聊着却又聊到八岐。

“天这么冷,该吃蛇羹了。”花花一贯和辜时的蛇不对付,三天两头给八岐安排个死法。

“喂,我家八岐可乖了,又怎么招你惹你了。花花你别搞事啊我告诉你,不然涨房租涨房租!”

“呸,一天天涨房租涨房租,哪天真涨了。你再提房租信不信我一个电话打到你妈那,把你养八岐这事告她一声,看那时候是你离开公寓还是我们离开。”

看到辜时被花花噎的没话说,大家伙纷纷给花花比了个赞。

“辜时,你只告诉你妈养了妮娜,没提到八岐呀?”迦仑初来乍到,看到搬进公寓起辜时身边就一直有那条蛇,一听到这消息切切实实为他担心了起来。

“他哪敢啊,连养只狗他妈知道都数落了他好一会,蛇的事是更不敢让人知道了。”花花算了解内情的,此刻看着辜时肉眼可见的丧了起来,乐得很。

“下个月房东要来。”不愧是不发言则已一发言就出大招的炎黄。

“破案了,难怪让我照顾八岐一段时间呢。”仁眯眼笑了笑,这下大家都知道花花的消息来源了。

“别想了,不可能,仁要是敢答应下来他也不用回来了。”对蛇排斥到底的花花怎么会应下。

仁安抚地摸了摸花花的脑袋,“不会的。”

瓜:“难怪辜时前阵子无端端献殷勤,原来是想让我们照顾八岐。”

渣 微笑jpg

骨头:“你知道的,我连照顾自己的时间都没有。”

阿透:“你知道的,我不会应付蛇这种冷血动物。”

迦仑:“我家阿透怕蛇,辜时不好意思啦。”

接下来一连串的拒绝让辜时怀疑人生,难道自己平时一直用房租做威胁犯众怒了?

TBC

ps:在漫长的沉寂过后,叶子会终于开始发文了,感谢 @叶子会_一只小透明呀 不然辜时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但是 这个家伙@叶子会_辜时 居然又揽下了第四棒,请让我们敬请期待辜时下个礼拜是否能写完第四棒(不用期待了,肯定写不完😒)

Thug Life

叶子会队内cp联文,以后这篇和逃猜每周二两个中更新一个 。第二章由叶子会 @叶子会_辜时  所写

辜时被炎黄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毕竟他也没说错,不过他是真的懒得学啊,辜时换了个姿势,继续瘫在他的沙发上,一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他家金毛

辜时跟骨头一样,都是高中生,不过一个是高三,一个是高一,辜时这个人,懒得很,贼怕麻烦,曾经被人指着鼻子骂了一个多小时,硬是一句话没说,就静静的听着,原因只是因为他懒得跟那个人吵,但你如果以为他是个好欺负的,那就错了,因为,他一般都是压着压着,忍着忍着,然后忍不住的时候直接动手打人的,按辜时自己的话来形容他,那就是矛盾,奇怪,以及宅,他会在一些事情上非常无所谓,但又会异常的在意一些事情

辜时突然感觉到一个冰冷的物体缠上了他的手腕,低头一看,原来是八岐过来了,八岐就是辜时养的那条蛇,同时花花怼辜时的原因之一,辜时其实也是很想不明白了,蛇到底哪里可怕了,为什么一个学医的,解剖起小白鼠来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花花能怕成这个样子,明明蛇多好啊,夏天抱着睡觉,那感觉,爽,不过就是冬天摸着有点凉

不过冬天的话,辜时一般直接抱着妮娜睡,妮娜就是辜时养的金毛,辜时这个人吧,有点社恐,不太能处理好跟别人的人际关系,所以他就干脆养了一堆动物,从以前的兔子,鱼,乌龟,到现在的狗,蛇,仓鼠,不过那个仓鼠养来一般都是为了给八岐吃的

辜时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该死,凌晨一点,而他却一点都不困,他挠了挠头发,觉得在这么下去他就真的该猝死了,毕竟他已经好几天都只睡两三个小时了

住户群:

辜时

喂喂,还有人没睡吗?陪我聊聊天啊,我好无聊的

芥末马卡龙

辜你竟然还不去睡,明早你起的来嘛,赶紧去睡了

辜时

不是我不想去睡啊,而是压根不困啊,我都在想要不要找人搞点安眠药吃一下试试呢

芥末马卡龙

药不能乱吃啊,你要是睡不着,我推荐你买点助眠的香薰试一下

辜时看着芥末发来的消息,小小的无语了一下,香薰,这跟我画风也太不搭了吧,万一八岐和妮娜要是在我睡着的时候把这些碰翻了,那我不是得被活活烧死,咦,烧死太痛苦了,还是算了吧

辜时

这个不行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妮娜贼喜欢各种推东西,万一到时候着火,可就不好了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哈哈哈,失眠,活该,辜时你把那条蛇扔走你就不失眠了

辜时

呵,放屁,花花我告诉你,想让我不养八岐,不可能,不可能,你知道了吗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呵,那你就失眠着去吧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送你个够嘻哈的手势.jpg

辜时

花花你是不是想涨房租

辜时

威胁.jpg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呵,辜时,去死吧你

辜时

不用说了,下个月涨房租,呵

三杀仁

辜时你又欺负我家花花

辜时

呵,你们俩,真的是,没眼看,狗男男,去死

三次瓜

hhhhh辜时真的惨,不过你要是失眠的话,可以吃点褪黑素,那个还蛮有效的

辜时

好的

逃猜

叶子会all万联文,每周一更【几乎不可能的,别想了,鬼知道下一次更文在什么时候】大家可以猜一猜每一章分别是哪位写的,文章完结后公布参与名单【能完结吗,这可能是有生之年】

友情提示:有人特意改了平时的写作习惯,希望众位不要被迷惑

第四章

逃猜

叶子会all万联文,每周一更【几乎不可能的,别想了,鬼知道下一次更文在什么时候】大家可以猜一猜每一章分别是哪位写的,文章完结后公布参与名单【能完结吗,这可能是有生之年】

友情提示:有人特意改了平时的写作习惯,希望众位不要被迷惑

第三章

Thug Life

叶子会队内cp联文,以后这篇和逃猜每周二两个中更新一个 。第一章由叶子会@叶子会_李仁仁 所写,下一棒交给 @叶子会_辜时 



01

 
凡事都要耐烦去做。 
 
所以仁耐心的敲了第三次厕所门,木色门底部离地三公分,里面飘出白烟的时候他就知道一根烟的时间不会短。 
可里面人不说话,不说话也不能催,仁干脆的紧紧刚松好的皮带,靠着门刷起了住户群。 
 
 
 辜时 
(三秒钟语音) 
“有人金拱门么阿喂。” 
 
三杀仁 回复辜时 
 
还吃(微笑)  不和王昊体重平起平坐你真是不满足 
 
辜时 
怂样jpg.   
 
辜时 
我要的是吃的和自由,谢谢 
 
 
仁扶额笑,看着门缝底下余烟袅袅,想着要不要对门阿透家尿,太鸡巴憋了。 
正转了身,撞上个人,渣皱了眉与仁对视。 
 
“嘿,哥们,这厕所暂时被我马子占用了。隔壁上吧。” 
 
“谁要上厕所。”渣无奈的笑“我是来找瓜。” 
 
仁大惊,呵,合着这俩人在厕所。他走过去去叩门“我还以为是怎么了不回声儿,你俩尬就尬,没事,别抽太多。” 
 
“你就这么纵容了?”渣一摊手,估计不满意被冷落这两下,明显是来找老婆回家的。 
 
“嗨。”仁一搂渣兄的肩,往他家带“那你怎么办?” 
 
没办法。宠着。 
宠着的结果就是这两对完全错过了晚饭时间,那两人窝在厕所的时间绝对不止两人出来讪笑所说的‘两三根’烟的时间。仁是决定纵容了,渣的表情不大好。 
抽烟是渣反复和瓜强调的要适度,瓜是音乐生,或许最近专业课太多,于是平白无端多出用抽烟消解疲惫的理由。但渣刚刚和仁抱怨说,因为瓜忙于专业课的关系,他已经冷落他很久了,这有点让他不高兴,想要分担一些瓜的焦虑,可他这两天总是早出晚归,神龙见尾不见首的。 
 
仁一把把从厕所走进来的花花搂住,低头把下巴埋进花花的锁骨,嘴巴呼的他皮肤沾上大片的湿气,闻着他身上浓烈的烟草味道。想着刚刚火星装点着他没有聚焦的视野,想着他茫然的处于烟雾缭绕当中眯眼和轻笑。 
想象有时候可以穿透那扇门。他们心离的近就可以。 
 
“是不饿了。错了错了,走走,咱们吃金拱门去。”花花呼噜了仁头顶的乱发,把大个扶起来。 
 
然后对着瓜说 
 
“走么,咱们两对一起联个谊?” 
 
瓜实在没有个拉大提琴的气质,咋咋呼呼。 
 
“好阿好阿,咱们去那个上次去的火锅店,吃完蹦迪,第二场!” 
 
“呵,原来你还有时间蹦迪。”渣的声音很冷了,连不在关系中的仁和花花都感觉到的气恼。 
 
瓜马上过去,我爱你呀,你最好了呀好话说了一萝筐。渣也不回话,慢慢引着贴在自己身上的瓜往自己的房间走。 
 
“哇,还是咱俩去吃吧。仁,你刚说想吃啥。” 
 
“金拱……”仁想到什么没说完话,挠了挠后脑勺“刚辜也说去吃,我觉得你不会想去的。” 
 
“呵,他最不要脸,蛇蝎心肠去死吧快。” 
 
仁捏他的手提醒他“真真,怎么说是辜时家的公寓,他算是小房东。” 
 
“哦。那又怎样,他养蛇!明显就是和我过不去么,过不去那还能怎么办。” 
 
花花爆的时候仁总是纵着他,今晚也是一样,就着晚风和花花的嘴炮吃了路边摊。油是油,但对于两人漫长的青春来说,不健康是要有的,一定程度的浪费也要有。 
 
02
 
可芥末就不是。他从不容忍自己的不健康。算是这栋公寓的年龄大点的,他兼职,赚的钱有富裕,经常性的自己买一些笔和限量版胶带作收藏,给一直过得糙的李仁仁等人开辟了很多新视野,和emmm…新的造钱方式。芥末的屋子,李仁仁从不轻易踏足,并不是不喜欢这个温吞温暖的男人,只是因为他的白糖糕和黄金糕。 
不要误会,这两块糕,是两只猫。一只折耳,一只是眼睛深蓝的黑猫,他们十分,嗯……肥美。 
是不是想到些什么网图,瘦高手好看的男人揉捏着猫的样子。那不要想了。芥末入住的时候选择的一楼,因为懒得出门。他揉猫,都是躺着揉,更多时候是让它们窝到自己被子里,蓄暖。白糖糕很喜欢用一晚上的时间从芥末的胸口爬到他脚底,钻来钻去,总之不老实。 
 
他对门的炎黄,是个十足的古风控,墙上挂满了长刀,会器乐。对女人,各种类型的女人都不大感冒的样子,emmm…禁欲。发言总是一击要害,在住户群里不轻易发言,一发言就秒倒一片。和芥末算是搭伙吃饭的,两个单身男人,讨论着那家的椰汁鸡好吃,一点也不觉得违合,都是郑重的当成重点议题来讨论的。 
炎黄平常不大玩乐和开黄腔,这和别的平常那些满口脏话和黄段子的其他住户不同。总之是个正经人。 
 
 
住户群: 
 
 
芥末马卡龙 
我决定买下这支笔了!朋友们 
图片jpg. 
 
三杀仁 
月底钱已光 有钱人 嫉妒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嫉妒。 
 
炎黄的刺客 
啊哈哈哈哈你终于买了,待会去你房间看 
 
芥末马卡龙 
来吧23333
 
 
 
被住户群震了好几下,阿透摸出手机来看,他正忙着论文,焦头烂额,但看见花花和李仁仁的互动就不自觉不放心思在论文上了。 
上个月,他搬上来五楼,住进了双人间。可这并不代表他脱单了,离脱单还有距离。 
伽仑,学校的学弟,长得好看还为人做事很爽快,自觉的被吸引之后,自己主动出击,和这位学弟搞好了关系。一直本持着慢慢来,慢慢攻陷伽仑的阿透却在上个月像被什么突击炮崩的往前激进了一大截。 
他和伽仑同居了。 
这之间的事情很巧妙,是伽仑主动提起和自己合住的,可他并不知道这里的双人间意味着什么,住户们还没怎么碰见,他觉得伽仑迟早会知道,花花和李仁仁还有瓜和渣,到底是什么关系。 
如果。如果被知道了…… 
就显得自己的目的很不单纯。好吧,本来也不单纯。 
 
 
住户群: 
 
一只小透明呀 
@伽仑 社团活动结束没,太晚了我要不要去接你 
 
三杀仁 
啧啧啧 听起来不像去接一下那么简单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目的不单纯的bitch
 
一只小透明呀 
呵,真真一家闭嘴 
 
烂于枯骨 
我还在做卷子,头好疼阿 
 
一只小透明呀 回复烂于枯骨 
揉你,学生可怜,比起你,又去吃的辜时简直了 
 
辜时 
我又怎么了 
 
辜时 
又cue我 
 
伽仑 回复一只小透明呀 
我马上到公寓楼下了 
 
一只小透明呀 
我下去接你!正好买点吃的上来 
 
伽仑 
好阿好阿 
 
 
03
 
瓜和渣在住户群漫长的消失时间里,只做了一件事。 
emmm……也不完全只有这件事。 
渣坐在沙发上绷着脸看着瓜卖了很长时间的萌,算是自己的小补偿吧,他想,还有大补偿吧。 
 
“我再也不蹦迪了。” 
“我以后只看我家的渣,再也不和隔壁的花花尬烟了,嗯,好不好。” 
 
“你只是说的好。下次不是一样。” 
 
瓜凑到渣旁边,在他胳膊上狠狠蹭了两下,头发蹭的蓬起来,大眼睛紧紧抓着渣的,眼神挠渣的心。 
渣有些忍耐不住,左手去沙发缝里扣自己上次藏的草莓味的套,包装的滑涩质感让他的手指有些按捺不住摩擦。他再也绷不住,捧起瓜的脸就亲上去,有小小的惩戒意味,用贝齿磨着那人的舌尖,那人嘴里的烟味也进到自己口腔。 
他觉得,他这时候又是喜欢这项消遣的。 
他妈的,很带劲的味道。瓜的味道。 
接下来,便是在很长的前戏之后做了事儿,渣抱着软了身子的瓜,突然不想说自己的不高兴了,他觉得不说也没什么,他不想让大大咧咧的瓜胡思乱想,胡思乱想留给自己,瓜,就只负责貌美如花好了(笑)。 
 
 
住户群: 
 
烂于枯骨 
还有人么 
 
烂于枯骨 
我居然做卷子做到这个点…… 
 
烂于枯骨 
天…… 
 
芥末马卡龙 
我在 
 
芥末马卡龙 
我在读睡前诗集2333
 
芥末马卡龙 
你那么多作业么,小可怜 
 
 
骨头看着芥末发来的小可怜,重重的叹气,盯着眼前卷子上密密麻麻的字,他几乎要一头栽进去再也不起来了。 
他抬头看看窗户外,两个小时的灯火早已熄灭,一片漆黑包裹着他的眼前,突然是如此的迷惘与孤独。 
要不要睡呢,他打算着,明早还是跑步。 
 
住户群里的几条消息已经躺了好久,他还没有拿起看: 
 
芥末马卡龙 
考大学都这样,加油阿 
 
三杀仁 
度过去就好了 fighting ^ ^ 
 
水性杨花的丑逼天真 
加油。 
 
炎黄的刺客 
结果都是没睡的人 
 
四次渣 
瓜睡了已经 骨头好好学习加油阿 
 
一只小透明呀 
要不要我送点吃的去慰问你阿 
 
一只小透明呀 
不要丧呀,宝贝儿 
 
伽仑 
加油 
 
辜时 
揉你 
 
炎黄的刺客 
你也快去学习 
 
辜时 
这都几点了阿…… 
 
炎黄的刺客 
不学习你会睡么 
 
辜时 
…… 


逃猜

叶子会all万联文,每周一更【几乎不可能的,别想了,鬼知道下一次更文在什么时候】大家可以猜一猜每一章分别是哪位写的,文章完结后公布参与名单【能完结吗,这可能是有生之年】

友情提示:有人特意改了平时的写作习惯,希望众位不要被迷惑

第二章

逃猜

叶子会all万联文,每周一更【几乎不可能的,别想了,鬼知道下一次更文在什么时候】大家可以猜一猜每一章分别是哪位写的,文章完结后公布参与名单【能完结吗,这可能是有生之年】

友情提示:有人特意改了平时的写作习惯,希望众位不要被迷惑

第一章

今天要挂一个只撩不写,大量生产脑洞,永远说要更从来不作数的人,今天又说要更文身,请大家监督他,鞭策他

如果他不能在11.23号结束前更文那么将贫穷一辈子。墨水全干,胶带全烂,笔全碎,永远抢不到自己想要的限量款,和任何东西

如果他11.23号结束前更文了,那辜时给他写一篇文,cp,设定,结局,长短,甜虐,随他定,劳模给他写一个短篇,透明明天更一章养儿